Des Elfes.

“因他少年赤诚,我便爱得热忱。”

【皇权富贵】猿题库脱单事变全纪实 01

-猿题库设定。高中校园AU。

-高二校排第一大佬丞x高一胜负欲强学霸昊。

-7145字预警。上一篇是没有脑子没有文笔,这篇大概是没有脑子精分文笔。

-设定河北省草李英超、琳琳公主皮皮鬼和温州小机灵为室友。

-文中“★”处有借鉴百度百科。我爱猿题库。刷题使我快乐。

哪有那么多突发意外,兜兜转转我一开始就是为你而来。

01.

“我靠!”

看到手机界面上显示的内容之后,黄明昊直接当场抓狂。

学校的寝室配置是每人一间床和一套桌椅,上床下桌的设计,黄明昊差点一个激动从床上蹦下来。

他校排行榜第一的位子被别人抢走了。

只见页面上赫然显示着:

Adam x中 高二 616

后面齐刷刷地跟了一排用户的昵称,只是都跟Adam存在很大的差距。

而以前疯狂屠榜、张扬无比的“swag你昊哥”,此刻昵称后面只跟了两位数字,被压到了榜单下很不起眼的位置。

仿佛黄明昊头像那只灰色的小老鼠泰菲面前是一群张牙舞爪的凶恶猫咪,而它全无招架之力。

……
事情要从黄明昊进校时说起。

他从小聪明,理解能力很强,中考时正常发挥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保送进了重点高中X中的实验班。

学校宿舍的配置是四人一间,然而黄明昊的一个舍友开学没多久就申请转了走读,于是就空出了一个床位。

而从那以后,这间寝室的成员便有了一个在高一学生中传开的称号。

全校最皮。

黄明昊的一个舍友叫灵超,属于天赋异禀型的,跳级进了X中,作文尤其写得好。因为长相精致,在全校女生中人气很高。

他还有个从X中毕业、已经在外地读大学的哥哥,很是疼他,时不时就给他寄东西——

衣服,糖果,和特意收走了答案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常常气得灵超嘴里含着糖,腮帮子鼓鼓囊囊地愤愤打开手机里的小猿搜题。

另一个舍友叫王琳凯,不过他本人表示可以叫他小鬼。

小鬼属于又痞又皮那种类型的学霸,没什么架子,在校内人缘倒是挺好,在男生中混得很开。

他思维比较跳跃,平时除了耍嘴皮子讲相声以外就是做题,物理尤其厉害,人称物理皮皮鬼。

黄明昊脑子灵活,属于一通百通的小孩。

他平时皮到飞起,奈何嘴甜成绩好,又长得帅气擅长扮乖,学长学姐大多都很喜欢他,参加社团活动时属于众星捧月的小可爱。

三个人脾性相符,一拍即合,关系非常融洽,常常一起玩,于是也就得了个“全校最皮三人组”的绰号。

学校查高一新生的寝比较严,黄明昊也就担任了藏手机的重任,目前生活老师一次都没发现过几人的手机还得归功于他。

灵超某次机缘巧合下接触到了和他经常使用的小猿搜题隶属于同一公司的猿题库,试着刷了几个星期觉得挺有意思的,遂积极向舍友们安利。

黄明昊由于父母长期在外经商不得不住校,学校寝室又严查电子产品,平时藏手机还行,大型电子游戏肯定是碰不了的。

他早就倍感无聊,于是捧了灵超的场积极响应入坑,将平时过剩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个logo是蓝色的书、上面还印着可能是小鬼王琳凯亲戚的猴的无脸大头照的APP里。

02.

黄明昊同学是很有原则的。

他顺着课本内容一节节地刷基础题,刷完基础题刷难题或专项题,刷完五或十题一组的测试、觉得题量不够之后就刷试卷,刷完本地适用教材版本刷全国——

总之就是不刷英语。

因为他偏科,专偏英语。

理科类一到各种考试时黄明昊日常高分,有时候还能和小鬼一起创造物理年级双第一回班上,语文算中上水平——

偏生就是对英语日常不上心,平时听写能不能压着80分的线及格都要踩点看运气。

不说他对英语这种态度正不正确,但黄明昊刷题势头之迅猛倒也让他稳坐了一段时间的小猿界面上学校刷题排行榜第一的位子,堪称霸榜。

在发现这一事实之后黄明昊很是满意,然而美滋滋的那股劲儿过了之后他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校榜上他还顶着王琳凯亲戚、好吧被青春疼痛文学作家灵超指正了是小猿的,无脸大头照初始头像和初识的默认用户昵称,等级是lv2。

黄明昊初入猿题库,等级被他忽略不计。

但是他总感觉,这个头像和昵称与他威风八面的校榜第一的身份,异常不符。

黄明昊略一思索,决定改一个非常特立独行的头像和昵称,让他的账号变成一道X中校园榜最亮丽的风景线。

他先把头像换成了他的童年回忆、自以为非常符合他机智聪明小机灵人设的,《猫和老鼠》里Jerry的小侄子,穿着尿布的灰色小老鼠泰菲。

然后就是昵称。

高一二班的小机灵鬼黄明昊想了下全年级高手如云、狼环虎伺的可怕氛围,又想了下掉马后的自己会多么弱小、可怜而无助,忍痛放弃了他万年御用的昵称jjjustin0219。

本着低调刷题、绝不掉马的宗旨,黄明昊同学小心翼翼地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个个字母。

——你昊哥超swag。

随着新学期快要过半,期中考试和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全校排名、班级质量分析迫在眉睫。

重点高中给学生带来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很多学子已经准备了充电式的台灯在熄灯后挑灯夜读,一改刚进校时的轻松气氛。

黄明昊其实也是在意自己的成绩的,哪怕他觉得他的英语已经回天乏术药石罔效,但是为了不被英语老师回回都揪到办公室去一顿痛骂,他还是乖乖地捧起了平时下课基本不怎么看、只在听写前临时抱佛脚的英语书认命背单词。

再加上各科不断增量的作业,黄明昊甚至连猿题库都没什么时间刷。

03.

然而由于学校似乎接到上级通知要举办什么活动,半期考试宣布延后。

也许是想到这群学生们一边紧张备考一边还不得不参加活动有些不忍,最近生活老师查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黄明昊这才得以在寝室光明正大地拿出手机来。

趁着舍友都去了小卖部,他先是在微信上跟好久没见的妈妈视频撒了一通娇。
黄妈妈心疼他最近有些消瘦的脸颊,却又因为在外地跟大客户谈生意,连给宝贝儿子送点东西补补身体都不成,眼睛里已有泪光。

黄妈妈这副模样把黄明昊看得一阵心酸,小嘴抹了蜜似地漫天乱侃。

他绝口不提学习有多辛苦每天几点睡,只当甜言蜜语不要钱一样对黄妈妈进行轰炸,好不容易哄好了感性的黄妈妈才关掉了视频。

然后顺手打开了最近几天都没怎么用、只抽空随便刷了下的猿题库。

这一开不要紧,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王琳凯打开门的时候被黄明昊抓狂的神态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哟what's up bro?”

灵超跟在王琳凯身后抱着一袋子零食,想都没想就先丢了袋魔芋爽给已经下了床、拿着手机一脸愤怒的黄明昊。

黄明昊气归气不爽归不爽,但他手上依然飞快地撕开了魔芋爽的包装,嚼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像是隔着屏幕在吃谁的肉。

灵超正坐在书桌前戴着耳机有一搭没一搭地写题。

因为明天周三开始活动,今天班主任都被通知下午不上课、专门用来交代纪律问题和活动相关事项,四点多就放了学,而活动要直到周五才结束,课是肯定没办法好好上的了。

实验班的老师们负责,已经结束了大致的半期复习,虽说没办法不布置作业,但还是在千叮咛万嘱咐学生们下去一定要好好看书之后手下留情,说作业统一周一交,因此倒也不必那么急着做。

王琳凯嘴里塞着薯片正觉得无聊,就含含糊糊地问黄明昊:“打游戏吗?”

奈何黄明昊现在正是心情不佳的时候。他摆了摆手,拿着手机全神贯注,死死盯着Adam的信息看。

黄明昊的仇恨值全在这人身上,尽管排名在他前面的不止Adam一个,但是校排第一的位子被抢走的意义可谓非凡——

尤其是当黄明昊看到这个人的头像还是《猫和老鼠》里那只超凶的大狗的时候。

他在心里滥用了一番俗语,并且还进行了混搭。

哼。真是狗拿耗子,天打雷劈。

两个小时后。
瘫在椅子上的王琳凯看了眼手表,整个人的声音都有点神志不清一般的懒。

“都快七点了,是不是该去食堂了啊……”

灵超摘掉耳机,“嗯”了一声。
“我觉得有点儿饿了。”

他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径直朝低头玩手机的黄明昊走去。
“诶,Justin,去吃饭啦……”
声音在无意瞥到黄明昊屏幕上的内容时戛然而止。

灵超惊讶地瞪大了他的大眼睛。

“我去……不是,你刷这么多题了?”

719道。

合着整整两个小时,这人抱着手机一动不动的,全是在刷题啊。

看到swag你昊哥终于重新回到了校排榜第一,而此刻被压到第二的Adam的数据依然是616道题时,黄明昊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哼,你昊哥就是你昊哥。

“走!”黄明昊的语气轻快里还带着一丝嘚瑟,“去扫荡食堂!”

王琳凯闻言,慢悠悠地从椅子上起来揉了揉眼睛。

这年头的人玩个手机刷个题都能搞得像精神分裂吗。

三人到食堂的时候人不算多,普遍都是高一的学生正在点餐。

说起来还是黄明昊这一届运气好,刚好卡在学校规定高一不上晚自习的最后一届,勉强逃过一年。

三人慢慢悠悠地从宿舍楼走到最近的食堂,排队又花了不少时间,最后用完餐已经将近八点。

回到寝室的黄明昊打开方才出门时藏在寝室充电的手机,差点没把手机连着充电宝一起甩出去。

人间惨案。

Adam此时竟然又屹立在校排第一的位子上,答对的题目变成了720。

不多不少,就靠着那多出的一道题压了黄明昊一头。

黄明昊当场就火了。他迫不及待地想私信这个Adam问问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结果却被APP本身束缚了他兴师问罪的脚步——

或许是出于令学生专心刷题的打算,猿题库并没有开通私信聊天和好友功能。

我都准备好兴师问罪99+了,你就跟我说这个?

黄明昊此刻非常不解。

就很搞不懂,就很bad。

04.

但APP的功能缺失并没有成功遏制住黄明昊的怒火。

他忍痛换下了心爱的泰菲头像,在手机备忘录里打了一行字,然后截图当作新头像换上。

——那个Adam你几个意思?不服加我VX来battle啊?

仅存的理智告诉黄明昊千万不要掉马,出于他们班班群是QQ群、同学也都加的是他QQ,只有几个关系特别铁的才加了微信的考虑,黄明昊选择让Adam加他的微信。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王琳凯看着黄明昊盯着屏幕目光炯炯一言不发的样子觉得有点瘆得慌。

“贾富贵怎么了这是?”他问灵超。

小孩儿抱着瓶AD钙奶吸了一口,咽下去以后才回答道:“猿题库排名被超了——准确来说是,又被超了,还是同一个人。”

“哟呵?”王琳凯乐了。尽管他不怎么用手机刷题,但之前黄明昊那副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的架势他还历历在目。

“哪路的神仙啊?”他贼兮兮地问道。

“我想想......好像是高二的,昵称叫Adam。”灵超过人的记忆力让他成功回忆起了匆匆一瞥时看到的内容。

“等等......高二......”王琳凯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地大力拍了一下黄明昊的肩膀。

“嘶......王琳凯你劲小点会死吗!”黄明昊吃痛地喊。

“我那不是想让你注意到吗”王琳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又补充道,“你是傻了吧贾富贵儿,人家高二晚自习啊你能等到个啥?”

黄明昊犹如五雷轰顶一般。

他慢慢回过神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所以他浪费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等Adam那不可能存在的回复?

黄明昊觉得他应该不是脑子里进了水。

看这架势估计是大脑暂时性脱水了。

也许还附带给大脑皮层除了个皱。

黄明昊内心天人交战了十分钟,最后还是决定未雨绸缪,先把题目刷上去。

等到十点半规定熄灯的时候,黄明昊已经把刷题数变成了一千出头。

小鬼和灵超已经相继睡下,他躺在床上有点忐忑地熄灭了手机屏幕,闭上眼睛。

潜意识里似乎出现了一丝他并未察觉的期待。

……

学校统一规定,起床二十分钟后各学生寝室才开始供应热水。

黄明昊在灵超吹头发时被吹风机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洗漱,然后换上新的T恤衫、套上校服。

小鬼比他起得早,正在收拾东西——虽说这次活动似乎主要是高二学生进行表演,他们小高一只需要乖乖做好安静吃瓜就好,但是难得学校放他们一马,手机耳机是绝对要带上的。

灵超那边已经准备妥帖,只是嗜糖如命的他自然比小鬼多带一项糖果。

黄明昊在犹豫着要不要带上手机,踩在扶梯上,手向枕边伸出又缩回好几次。

若是往日网瘾少年黄明昊决不会拥有这种困扰,毕竟比起精彩程度尚未可知的学校表演来说打打游戏甚至刷刷微博都更合黄明昊心意。

只是此刻,带上手机的举动于黄明昊而言多了一层意义。

带上手机就意味着,或许他会看到Adam再次超过他。

“Justin你在干嘛?还没好吗?”灵超出言催他。

黄明昊应了一声,像是刚刚结束发呆一样,动作流畅地把手机装进了裤袋、跳下不高的扶梯再换上鞋子。

似乎对也许已经发生的事实的挣扎已经输给了好奇心。

又或者说,败给了黄明昊对Adam的期待。

05.

吃完早饭,高一新生们以班级为单位在学校中心演播厅的观众席逐渐落座。

或许是浮生难得偷得三日闲暇的代价,在校园主持简单的开场串词之后,所有高一学生又再次无可避免地迎来校长的长篇大论。

校长握着话筒偏偏还不肯拿近一些,于是声音忽小忽大,再加上枯燥无奇又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谈,实在是清晨里奏响的催眠曲。

幸好校长大人没有什么“环顾四周、俯视台下观众”的习惯,一个人唾沫横飞,讲得非常自得其乐。

而高一一至四班的全体同学、实验班的学生、学校最重视培养的尖子生们,都不约而同地拿出了手机,其中还有一部分插上了耳机。

高一二班的黄明昊同学不耐烦地皱起了眉毛,心里却似乎想起什么,有些痒痒的。

他从裤袋里抽出手机,打开了某个APP。

——随即爆出一声低喝,吸引了后排不少学生异样的注目礼。

“我靠!”

幸亏四个实验班坐在最后的区域、台上的校长仍然沉浸在自己的发言中没有注意到台下的动静,不然或许黄明昊会引来一顿劈头盖脸的怒斥,周一还得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作自我检讨。

他也察觉到了时机不对,整个人使劲儿往角落里缩。

灵超耳朵里还塞着耳机,戳了一下黄明昊的后背。

“咋了你是?”

他压低了声音问。

黄明昊气得肩膀都有些颤抖。

“他他他竟然不稀罕!他不稀罕!”

校排榜的界面上,Adam果然如黄明昊所料那般再次超过了他,不过这次有了变化——

此刻在黄明昊眼中Adam超了他两百多道题倒已经没什么了,重点在Adam竟然也换了头像:

同样的备忘录界面截图上,只有几个简短的汉字。

“对不起,不约。”

然而在灵超的视角看来,画面有一丝难以言喻的诡异感。

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黄明昊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而微微颤抖的背影,以及听不太清楚的、情绪强烈的声音——

小鬼本来在和左手边的同学联机打游戏,但是看着兄弟这儿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就跟那个男生打了声招呼暂停了游戏界面,问右手边看起来似乎知道情况的灵超:

“黄明昊他怎么啦?”

灵超一阵恍惚,还没缓过来。他使劲想了想,说。

“Justin他、他好像好像在说什么人负心汉。”

差点没吓得小鬼把他的手机摔了。

“什么???”

“我刚刚听到他就这么说的。”灵超笃定地答。

“我去……这个事态很严重啊。”

灵超点点头,天知道和你一起浪的舍友竟然是埋伏在一群单身狗里的卧底——虽然这个卧底似乎有点惨。

但黄明昊疑似背叛了FFF团这事先压下不提,兄弟……嗯……遇到了负心汉还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那咱们怎么办啊?”小鬼问。

“这个……要不你给学校万能墙发个消息问问?应该是咱们学校的。”灵超觉得黄明昊既然是住校,那么应该接触到的大多是本校学生。

正好QQ上有人建了个X中的万能墙号,平时浏览量挺高,不少学生都有关注,之前有人丢东西都通过万能墙找回来了,看得出还是有点用的。

“成。”小鬼一拍大腿,当机立断地打开了QQ。

【-墙哥在不?帮我问一下全校是谁招惹我兄弟高一二班黄明昊了,周五别跑哥儿几个教你做人[炸弹][炸弹]】

(很久很久以后才看到这条消息、并且因此还让屁股遭受了一顿无妄之灾的黄明昊对着屏幕咬牙切齿的微笑着感慨这真挚的兄弟情。)

(他说:“王琳凯我谢谢你全家啊啊啊啊啊啊啊!!!”)

06.

一阵深呼吸以后,黄明昊勉强镇定下来。他以唱Rap的语速不停地小声念着最近很火的土味视频台词“不生气,不生气,气坏身体又何必”,试图转移注意力。

校长总算结束了讲话,在台下响起的一阵热情澎湃、毫无灵魂的掌声后淡定下台,主持人似乎在介绍着什么,黄明昊并没注意,只听得断断续续的。

“接下来,有请高二十九班的……同学带来本次……活动的开场表演——”

“钢琴独奏曲:《克罗地亚狂想曲》。”

黄明昊停止喃喃自语的动作,抬眼看向台上。

霎时间,偌大的中心演播厅灯光全部熄灭,幕布缓缓升起,只有一束灯光照射着舞台中心。

一人,一琴。

少年五官精致,眉眼间卓然天成的矜贵气质难以言喻。惊艳的侧颜、分明的下颌线、优雅的天鹅颈,身上那件蓝色的衬衫硬是被他穿出了不可名状的贵气。

他坐的笔直,镇定自若,目光只停留在黑白琴键之间。

第一个音符响起之后,他的眼中似乎再无其他,整个人全身心地沉浸琴声之中。

那一刻,他在黄明昊眼中耀眼无比——

似乎舞台上就是他的绝对领域。

曲子旋律激昂而高亢、节奏明快,他的神情却是冷静的,似乎带着一丝悲悯——

像是神明对战火之后灰烬中的残垣断壁,以及夕阳倒映着血泪与尘埃的悲惨画面的审视。★

琴声的欢快与他的神情产生了鲜明的对比,却又碰撞出强烈奇异的矛盾美感——

似是他带你回到那个时代,却又只是旁观。

他是连接过去与现在的契机,是神明千年一念的悲悯。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沉浸在他用琴声编织的情景里,唯独他仍自持冷静。

少年起身,转向观众席鞠躬致意。

台下早已不复之前的喧嚣,此刻鸦雀无声,似是仍沉浸在琴声里。

一秒,两秒,三秒。

掌声如惊雷突然爆发,经久不散,而少年淡定自若的直起身来,缓缓从侧幕离去。

只剩黄明昊一人坐在观众席,心跳如鼓难以平静。

-

一点废话。

这篇文产出的过程真是略有波折……本来是因为“709事变”竟然蔓延到我省、对这种惊人的全国影响力感到震惊来着,后来码完《是不是爱情》之后想起来也就有了初始的灵感。

然而大纲一开始先写了一部分,等到写新的部分的时候,印记云一抽。

新码的内容没了。OK,fine。

气得我直接弃了大纲开始写正文。

然而大概是因为大纲没有码好,卡文卡了好久。sad。

现在才刚码到🍊🍊出场就6700多字了,本来打算一发完,看样子是没希望了,我还是认命标01吧/白眼

从那么沙雕的乌龙情节到花式写男神人设,我都佩服自己的精分程度。不是

接下来的情节有了铺垫应该会好写一点吧……睡前先把01发出来,剩下的争取早点写完然后写新歌的脑洞√

《是不是爱情》的热度非常让我受宠若惊了,皇亲国戚女孩们真的给了我满满的动力💞💞💞

感谢所有的阅读和喜欢♥

评论(7)

热度(56)